大參考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468|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陸離人:中國醫療的危亡交響曲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前天 15:2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自18世界中國打開國門,接觸西方的現代醫學之后,民間對中醫的質疑之聲不絕于耳,巫法,糟粕,騙術…

  那個時候的中國大夫由于對現代醫學認知的缺乏,以及自近代世界人口大交流帶來的新型疾病,讓曾經位于世界醫療體系中最先進的中醫大夫們由于科學技術的落后,對新出現的疾病茫然而束手無策。

  同時期的陳獨秀、魯迅、周作人、嚴復、孫中山、胡適、梁漱溟、陳寅恪、郭沫若、巴金等人都表達過對中醫的不信任或歧視的態度。多位文化界“重量級”人士尖銳地批判中醫,直接波及到了政府當局的中醫政策,讓中醫數次面臨被廢除的危險境地。

  這時的中國由于連年大戰,疫病流行,生民在病痛和饑餓中掙扎求生。中國的醫療體系幾乎全面崩壞,即使是風寒感冒,婦女生育等小病,就嚴重威脅了大部分國人的生命健康。

  而造成這一現象的根源,除了中國醫療技術在現代科學下落后于世界,更是因為曾經的中醫保障體系的崩壞,由于知識分子的宣傳,中醫被打上了與巫醫等同的符號,一些人生病時寧愿排隊在為數極少的西方醫院門口等死,也不愿再相信中醫。

  那些知名的文人和社會的精英并沒有準確意識到,中醫能夠保障幾千年來的中國社會沒有因為疾病崩塌,自然有著它的科學依據,中醫是落后于科技推動下的西方現代醫學,但并非不可取。而西方醫學的發達是建立在其先進的科學體系的推動下,并非始終先進。

  沒有認清事情的本因,在現代醫療體系前,一味反對中醫,反而造成了更大規模的社會損失,這恐怕是那些精英們所不曾預料到的。

  直至今天這種觀念都深刻的影響著國人,表現出來就是大家不相信國內醫生,一味推崇西方的醫學體系,以及國內掀起的國外就醫熱,污名化國內醫療體系,造成醫患矛盾緊張等現象,而諸多大V和專家依舊在批判廢除中醫。

  那么,我們和國外的醫療體系差距,真的就這么大嗎?中國醫生就真的這么不堪嗎?

  =========

  - 01 -

  中醫追趕世界

  在現代科學發展起來的19世紀之前,中醫才是世界上最先進最牛逼的醫療技術。

  西醫自從16世紀末被傳教士帶入中國后,西醫被認為是洋巫術,也難怪當時的國人如此認為,17世紀初的西醫在對于疾病的認識和治療上,真的是拍馬也趕不上中醫。

  比如在衛生以及防疫領域,西方16世紀的醫生們認為,熱水會削弱人體器官的功能,如果水滲入毛孔中會傳染各種疾病,因此西方流行洗澡致病論,直到19世紀西方的貴族還依然認同著這個理念,他們的醫生只有在生病和即將結婚時才會洗一次澡,再往前一百年,西方人一生中通常只洗一次澡。

  根據正史記載,17世紀的太陽王路易十四,一生只洗了7次澡,其中兩次是嬰兒和去世后。

  太陽王不是個例,那個時候的西方貴族都信奉著身上只有一層污垢才能抵抗疾病入侵,想象一下當時西方人夫妻性生活時汗水和泥垢橫流,虱子與臭蟲在身上齊飛的景象,畫面簡直不要太美。

  雨果在《悲慘世界》中寫道,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他為什么會如此推崇下水道的出現?因為19世紀初的歐洲實在是太臟了,歐洲最繁華的城市巴黎家庭所產生的生活污水和糞便都會直接潑向街道,然后市政部門每日會用河水來沖洗街道。歐洲的第一大河萊茵河,在當時有著歐洲下水道之城,其場景絕對不比現在印度的恒河好上多少。

  傳統的人看到背離傳統的行為就大發雷霆,主要是因為他們把這種背離當作對他們的批評。

  衛生防疫現象的落后,造成中國即使在明末清初大規模戰亂爆發的情況下,都沒有爆發過像西方黑死病那樣恐怖的疫情。

  所以十六世紀時,當滿懷文化入侵的外國傳教士們,好奇地踏上明代中國的國土時,他們不約而同地發出驚呼:中國人,實在是太整潔了!

  有多整潔?

  以葡萄牙人克魯士在《中國志》里的形容,廣東郊區城鎮的糞便,都會被及時回收,以保持環境整潔。利瑪竇也感慨,哪怕東南地區普通的自耕農家庭,平日也打扮得非常整潔,且家家都有好看的衣服,會在盛大的節日里穿出來。城市里的流水,也是清澈見底。以至于西班牙人門多薩,更發出了由衷稱贊:“他們(明朝人)第一是極其清潔,不僅在他們的屋內,也在街上。”

  很明顯,那個時候中醫才是爸爸。

  西醫懷抱著西方醫學界普遍流行的不洗澡抗菌,放血治病的落后觀念來到中國大地上,他們會不約而同的被中醫對各類病例詳細準確的用藥診治手段齊齊折服。

  在醫療診斷技術方面,西方在1761年,奧地利人奧恩希魯格著書介紹了叩診法。半個世紀后,1816年法國人拉埃內克又著文闡述了聽診法,直到18世紀西方才發明了華氏水銀溫度計,而中醫早在2000年前的春秋戰國時期就形成了完整的“望聞問切”診斷體系,甩開了西方醫療體系何止十條街。

  比如1799年12月12日,68歲的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因為喉嚨疼痛,呼吸困難需要采取治療。他和他的私人醫生深信放血療法的正確,于是華盛頓被開刀放雪,華盛頓體內一半的鮮血都被放了出來。在死亡之前華盛頓摸了摸自己的心跳,最終停止了呼吸。

  而中醫在千年前也有放血療法,只是對于放血的療法并不直接動刀,是采用水蛭和螞蝗,既不疼痛,也不容易造成傷口感染,即使放血治不好,也不會死亡。

  在西方近現代科學建立之前,西醫來到中國不是來傳播的,根本是來學習中醫的先進經驗來的,畢竟放眼全球,再無任何一個醫療體系能與中醫媲美,能夠完全保障數億人的疾病安全,做到防疫治病,無大規模疾病致死的發生。

  這不是瞎說,從中西醫在19世紀之前的醫學著作對疾病的記載和描述里,我們就可以看到古代中醫遠比西醫先進,從望聞問切的系統診斷方法,到中草藥藥效多達萬余種的詳細記載,從人體解剖的對人體詳細的了解,到防疫知識的普及,從牛痘法治療天花,到對感冒風寒等疾病都有詳盡判斷。

  與中醫相比,西醫腳步蹣跚,直到19世紀化學元素的發現,才促使了西醫的進步。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中醫從領先世界到落后世界,僅僅是19世紀現代科學誕生后的事情。

  習慣了生物相克理論擅長激活人體免疫系統治病的中醫,對19世紀西方由于科學進步帶來醫藥領域的重大突破一無所知,就在他們茫然的這個時候,西方正處于一個科學技術大爆炸的時代,顯微鏡以及化學元素的發現,將人類對自身疾病的認識提高到一個新的地步。

  由于西方物理學,化學和生物學的進步,讓西方在19世紀發展出了現代人體組織學,人類第一次深刻認識到自身構造與各個身體器官的運行原理。細胞學說也在這個時候被提了出來,到了19世紀中葉,德國病理學家菲爾首次提出了細胞病理性說,讓人類邁向了現代醫學。

  俄國的伊萬·巴甫洛夫,奠定了現代消化生理學;德國生理學家埃米爾·阿道夫·馮·貝林,他發現的血清療法,使人類免于破傷風之苦。

  在藥理學方面,一些植物藥的有效成分先后被提取出來。例如,1806年由鴉片中提取出嗎啡;1819年由金雞納樹皮中提取出奎寧;至19世紀中葉,尿素、氯仿等已合成;1859年水楊酸鹽類解熱鎮痛藥合成成功;19世紀末精制成阿斯匹林。其后各種藥物的合成精制不斷得到發展。以后,人們開始研究藥物的性能和作用。以臨床醫學和生理學為基礎,以動物實驗為手段,產生了實驗藥理學。

  法國的馬讓迪,德國人彌勒和法國人貝爾納先后用動物實驗對神經和消化等系統進行了大量生理研究。他們的工作奠定了現代生理學研究的科學基礎。

  許多臨床診斷輔助手段如血壓測量、體溫測量、體腔鏡檢查都是在19世紀開始應用的。利用新的照明裝置和光學器具,一系列光學器械相繼發明和使用。較早的有德國人赫爾姆霍茨的檢眼鏡,繼之喉鏡、膀胱鏡、食管鏡、胃鏡、支氣管鏡等先后發明,這豐富了臨床內科診斷手段,并使其后體腔內進行治療成為可能。

  由于化學的發展,臨床醫學利用化學分析檢驗方法以檢查血液的內容物,大大改進了診斷法。顯微鏡學的不斷進步,促使形態診斷學在臨床逐步取得重要地位,它研究機體體液和固體部分的組織結構和有形成分,并研究正常和異常排泄物的結構成分。至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由于微生物學和免疫學的成就,醫生的診斷方法才更為豐富……

  在民國時期,梁啟超因腎病住進北京協和醫院,接受了腎切除手術。切下腎臟后,才發現一件蹊蹺的事:右腎沒有什么問題。也就是說,梁公就這樣白白丟了一只腎。

  這件事,任何人遇到都會暴跳如雷。他的學生為之打抱不平。但梁公卻出人意料地好脾氣。他在《晨報》上特地發表了一篇文章,竟然還在為協和醫院解圍。

  梁公此舉,意味深長。因為那個年代的中國人,剛剛“開眼看世界”。在科學技術方面的全面落后,導致了醫學領域的全面落后。面對種種因為世界人口大流動出現的新病情,中醫大夫們束手無策之后,在外界的輿論影響下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一部分大夫自我懷疑之下徹底自我放棄,導致了民國時期的中醫水平甚至不如清朝中期的水平。

  只有一部分中醫大夫在看清與西方的差距之后,打破陳見與傳統,主動學習西醫,擁抱變革,以求在醫學領域能有所進步。

  梁公的做法,恐怕就是擔心由于自身病情致使進步的中醫大夫放棄對西醫的學習。在中國沉睡的一百年,西方醫學已經突飛猛進,變革的速度之快,中國醫生們不學習是不行的。

  在姜文的電影《邪不壓正》里就記載了這樣一幕:一群協和醫學院的學生,在院長帶領下,對著一個腎標本宣誓。因為,當年他們切錯了一個名人的腎,要以此為戒。院長說:知恥近乎勇!

  知恥近乎勇,中國大夫在之后的歲月里,都難以忘記中國醫學落后世界的這種屈辱。

  中國醫生在嘲諷中學習,逐漸走向成熟,他們對于現代醫學理論有了全新的認識,并且結合中醫,對全球醫療技術有了新的創新。在這學習的期間,他們已經看清了世界的全貌,一心學習西方先進醫療藝術,一邊對傳統中醫的利弊進行了改革創新。

  多年之后,中國的醫藥領域的進步,開始追趕國際的步伐。僅僅在諾貝爾獎的醫學領域,中國就有了兩項諾貝爾獎級的世界成就。

  1965年中國首次合成多肽類的胰島素,這個重大醫學成就屬于全球首例。1977年,我國的一些科研人員去國外交流的時候,一個澳洲的專家明確指出,你們中國人工合成胰島素,是應該獲得諾貝爾獎的,但是你們不愿意接受。

  直到2015年,屠呦呦才接到本該早屬于中國的諾貝爾獎。中國的醫學終于再次走到了國際舞臺的聚光燈下。而和獎項一同揭曉的,還有數代中國醫生經歷上百年的艱難追趕國際醫療發展的歷程。

  屠呦呦是家里唯一的女兒,父親翻《詩經·小雅》時看到:“呦呦鹿鳴,食野之蒿!”便為她取名:呦呦。

  沒有人會想到,這個名字的來處竟然冥冥中寫下了她命運的密碼,沒有人想到,多年之后,她在浩繁入煙海的書籍中發現了這樣一句:“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由此發現了攻戰人類惡疾的密碼。

  為了醫學實驗,屠先生她曾經親自試毒,甚至吃壞了肝臟;但研究成果帶來的社會效應讓她倍感欣慰。靈感來源于中醫的青蒿素,中西醫結合創造了奇跡,她創造的青蒿素治愈了千萬人的生命。

  今年一月份,英國BBC發了的“20世紀最偉大人物”評選,總計入圍28位候選人,在“科學家篇”名單中只有四人:分別是居里夫人、愛因斯坦以及艾倫·圖靈,是的,還有屠呦呦。

  她還是科學家領域中唯一在世的候選人。BBC這樣形容屠呦呦:“在艱難時刻仍然秉持科學理想”“砥礪前行亦不忘回望過去”“其成就跨越東西”。

  在BBC拍攝的短片中,主持人在列舉了青蒿素所拯救生命的數據后,不無感慨地表示:“若用拯救多少人的生命來衡量偉大程度,那么毫無疑問,屠呦呦是歷史上最偉大的科學家。”

  千年前的孫思邈就說過,德不近佛者不可以為醫,才不近仙者不可以為醫。醫者仁心,從來不是說說而已。

  輕描淡寫間功德無量,逆天改命強改生死簿。

  中國醫生知恥而后勇,真正的中國醫生的精神、風骨,歷經萬千劫波,身處功利喧囂,仍弦歌不輟。

  在屠呦呦先生背后,是中國醫生處于科技落后狀態的情況下,仍然堅持不斷改良醫療技術,用中西醫結合多種實驗的辦法,在建國后形成了覆蓋全國的醫療體系,消滅了四害與肺結核等疾病。

  它是1978年第一次全國結核病防治工作會議,1979—1980年全國首次標準化高血壓普查,是中國醫生回答了“糖尿病能否被預防”的世紀之問,是SARS之后中國衛生應急體系崛起并為全球樹立了標桿…

  這種知恥而后勇的探索精神,展現了從中醫古方中飛出的諾貝爾獎,十年磨一劍,國產手術機器人的崛起……

  從這些波瀾壯闊的歷史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醫學在不斷追趕,不斷進步,無數仁人志士為此前赴后繼的持續探索和追趕精神。

  - 02 -

  藥價貴因為中國藥企與世界仍有差距

  在電影《我不是藥神里》,大家對格列衛藥印度可以仿制,我們卻不能仿制大為不解,認為在生命面前,知識產權也要先靠邊站。

  但實際上,在印度之前,中國才是最大的仿制藥生產國,直到今天,中國生產的仿制藥占據了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產量,無數藥企等著西方專利到期之后,立刻投入仿制,把之前的高價藥做成了白菜價,我國生產的仿制藥平均毛利率只有5%-10%,遠低于國際水平40%-60%。

  在國外專利藥品保護期到期之后,中國藥企就會申請仿制專利藥。食藥監局藥品審評中心(CDE)數據顯示,2017年批準上市的278種國產藥中,有239種都是仿制藥,占比達到86%。

  而格列衛不能仿制的問題,是因為加入世貿之后,我們得尊重國際知識產權保護法。普通人可能不理解,如果我們不尊重規則,那么西方藥企就不會賣給我們最新的醫療產品和器械,我們的醫學進步就會被阻礙。

  雖然有屠先生這樣的諾貝爾獎,但中國在醫藥領域與世界的差距,比中國芯片與美國的差距還要大。由于我國醫藥企業長期對百姓的誤導,群眾普遍并不了解真相,以為藥廠沒什么科技含量,就是一群靠廣告維生的騙子。

  但實際上,醫療領域是科技最密集的高科技產業,它每年的全球產值規模凈利潤達到五千億美元之巨,僅次于汽車產業。而中國藥企與世界先進醫藥企業的差距,致使在醫療器械和新藥開發存在巨大的差距,是導致老百姓普遍認為看病貴的主要因素之一。

  在躍向未來的賽跑中,窮國和富國站在同一起跑線上。——阿爾溫·托夫勒

  根據2018年的統計,北美輝瑞排名全球第一,年銷售額453億美元,諾華和羅氏,分別為418億美元和417億美元。而且在制藥集團最重要的一項,研發投入上,瑞士制藥雙雄全部超過了世界第一的輝瑞。

  其中羅氏制藥投入91億美元,諾華投入78億美元,而輝瑞的研發投入,只有76億美元。

  華為把每年收入的14.9%拿出來搞研發,對此國內一片嘩然,人們驚嘆于華為的研發投入如此瘋狂,并且奉為楷模。

  然而,事實是什么樣子的呢?

  僅僅在醫藥領域,就有無數企業超過了華為的研發投入比,可以說在這個世界上,凡是有雄心壯志的企業,研發投入就沒有一個是低的!

  瘋狂的羅氏制藥,把年收入中的21.8拿去搞研發,諾華投入18.6,輝瑞投入16.7,沙默東制藥投入21.2,排名全球第五的法國賽諾菲,竟然投入了24.2%!

  這個世界上大多數成功的企業,都是瘋狂研發的企業,華為只不過遵循了世界的普遍規則。

  假設你研究過全球五十大制藥集團的財務報表,就會發現一條真理,中國沒有在醫藥領域落后,根本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對研發的不重視。

  全球最強的這批制藥集團,研發投入就沒有低于15%的,在這個競爭激烈的領域里,向來沒有最瘋狂,只有更瘋狂。

  真正的智慧不僅在于能明察眼前,而且還能預見未來。——忒壬斯

  中國目前最強的制藥集團,是江蘇恒瑞醫藥,年銷售二十一億美元,研發投入12%,這其中的差距,著實不小。

  巨頭之間的游戲規則就是這樣,用大資金研發,打造科技壁壘,然后瘋狂的賣高價,最終用賺來的錢,去進行更大規模的研發。

  只有科技領先,就能獲得巨額利潤,在醫藥領域更是赤裸裸的展現著。一個療程的酒石酸伐尼克蘭兩千元,成本大概也就幾十元,更別提那些治療癌癥的藥物,動輒上萬元,成本也是幾十元。

  在高額利潤的同時,他們的研發費用更高,僅僅全球藥企五十強,每年的研發費用就高達兩千億美元,他們還擁有令人咋舌的眾多實驗室,雇傭數以十萬計的科學家,醫藥是屬于真正的頂尖高科技行業。

  諾華集團平均每種新藥研發周期九十個月,他們最近十年共耗費八百三十六億美元研發資金,研發出不少藥物,但最終獲得批準的,只有二十一種新藥,平均單一藥物研發成本,接近四十億美元。

  在我不是藥神這部電影里,人們知道了每盒售價高達三萬元的抗癌藥物,格列衛,雖然這個藥的生產成本頂多五塊,但背后的研發成本,卻是難以想象的。

  這么強大的競爭力。我們現在想要在醫藥領域追趕國際巨頭的腳步,先要把幾千上萬億啟動資金拿出來,否則根本就追不上。

  什么時候我們在醫療領域追上國際先進步伐,什么時候我們國家的癌癥等重大疾病治療費用就不會貴到離譜。畢竟藥物和器械都是進口的,國內的醫院就是想降價也降不下來。

  不過雖然與西方在頂尖醫療領域有著巨大差距,但在中低端,解決常見病以及普遍性問題上,中國卻是做的最好的國家。

  比如經過30年的持續高速發展,中國醫療器械產業已初步建成了專業門類齊全、產業鏈條完善、產業基礎雄厚的產業體系。中國已經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醫療器械市場。

  在全民醫保和大病保障方面,中國也是全世界做的最好的國家。幾十年間,中國是全球醫療質量進步幅度最大的國家之一。

  2017年《柳葉刀》雜志就曾經報道過我們國家醫療質量進步的情況。從1990年到2015年25年間,中國是醫療質量進步幅度最大的國家之一,它是使用了醫療質量和可及性,就是HAQ指數排名進行計算。我們國家從1990年的第110位進步到了2015年的第60位,進步的幅度位居全球第三位。

  到今天為止,絕大部分疾病在中國衛生體系的進步下,都做到了全球價格最低,保障體系最為齊全的輝煌成就。

  - 03 -

  中國醫療真的不如美國嗎?

  2018年末,在醫生群里有一篇廣為流傳的美國診療過程的隨筆,講的是作者在美國陪老姐做膝關節置換術的故事,有著180萬+的閱讀量。熱情洋溢的介紹了美國醫院的看病的“物美價廉”,盛贊了美國醫生的技術和服務,甚至連醫院的餐食也都給大家展示了一番。

  然而真的是這樣的嗎?中國的醫療保障體系就那么不堪嗎?

  就拿很多人說的中美看病難問題來說吧,在他們吐槽中國比美國看病難的時候,卻忽略了美國人口3.27億,而中國人口13.9億的事實。

  在美國,一萬人有26.5名醫生,中國,一萬人有16.9名醫生。單就骨科醫生來看,中國只有14萬左右的骨科醫生。人均一萬人有1名骨科醫生。而這個差距在護士和麻醉師等方面更加明顯。美國一個關節外科治療組最低配是14名不同護士。而中國的三甲醫院,往往是4-5名護士管理20名左右的病人。

  這就意味著一件很重要的事,中國醫院病房里常常人滿為患,而美國則是一名醫生一天一兩臺手術很輕松。

  在辛苦程度上,中國醫生是當之無愧的世界之最,白衣天使的稱呼不只是虛名,而是實至名歸的榮譽。

  不要停頓,由于別人會超過你;不要返顧,免得摔倒。——阿?雷哈尼

  而且在美國,什么時候看病,該不該看病,不僅掌握在病人手中,同時也掌握在醫生手中。病人的醫療檔案,是存在每一個人的“家庭醫生”那里的。所以,你要想轉診去大醫院就診,必須要經過家庭醫生的診斷。

  只有他開具了轉診單,你才有資格去美國的大醫院進行專科檢查診療。如果患者沒有通過 “家庭醫生”的轉診,直接去看專科醫生,很多保險公司是不給報銷的。也就是說,如果直接去大醫院掛號,完全自費,那些美國賴以吹噓的醫療保險制度完全失去了作用。

  并且美國的家庭醫生不同于私人醫生,想要見他,必須要提前預約。當你跟家庭醫生預約好時間后,你必須準時赴約。

  通常,醫生診所會在預約時間前1天或者2天電話確認預約。如果因某種原因不能來,你必須在24小時前打電話取消或重新預約,否則將被罰款。

  如果你想見一個有名的醫生必須提前一個月左右預約,甚至更長的時間,那約到以后還有可能把你推薦給別的醫生。

  但在中國,只要你想去看醫生,全國近三萬家醫院任你挑選,還不包括隨處可見的基層衛生服務中心和私立診所,總數量近100萬家。在中國,只要你愿意等一兩天或者是提前掛號預約,你一定會和知名專家面對面講述自己病情的機會,而且會得到一個不低于國際診療水平的治療方案。這就是中國的醫療現狀,是中國給每一位居民有機會接受全國最高醫療水平的醫療體制!

  并且中國的醫療費用絕對比美國便宜,是真正能夠讓大多數人看得起病,吃得起藥的醫療保障系統。雖然相比居民收入看病還是貴,但那是醫療領域本身技術投入和成本的因素,并不是中國醫生比美國心黑的原因。

  如果你了解美國醫療價格,你才會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心黑。

  在美國醫療價格昂貴,已經成為社會最大的毒瘤,前不久有一對國內夫婦,在北美旅行的時候,不幸遭遇車禍,結果由于沒有醫保,竟然收到上百萬美元賬單。

  而且在美國這片神奇的土地上,即便有醫保的人,也絕不能掉以輕心,國內收費不過幾百元的胃鏡,放在北美就是幾千美元,即便扣除醫保報銷之后,個人依然要繳納九百美元之多。

  并且在美國叫救護車一千美元起步,逆向民族主義者常常拿北美的急救醫療直升機說事,貶低我國醫療救助體系的落后,然而那些逆向民族主義者,他們不會告訴你的是,打電話叫醫療直升機,雖然拉風的要死,但事后,卻會收到一張四萬美元起步的天價賬單。

  即使在美國的非盈利醫院,一臺膝/髖關節置換術也要7萬4千美金,加上康復的5萬4千美金,整整要花費13萬美金左右。再看一下心內科,一個心電圖要65美金,一個心臟超聲要2350美金。

  那么中國呢?

  北京作為世界的經濟發展的一線城市,收費標準一臺膝/髖關節置換術的手術費用居然是760元人民幣,合計不到120美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一臺膝關節置換術住院花費最低在3萬左右,6萬人民幣你完全可以用最好的進口膝關節假體。再看下心內科檢查一個心電圖8元人民幣,一個心臟超聲50元。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

  而且美國由于醫療保險公司都是私人性質的,導致民眾去申報流程極其麻煩,保險公司會找各種瑕疵不給你理賠。

  但在中國只要拿著醫保卡去醫院看病就能報銷,而且中國醫保報銷比例是按照就診醫院等級分的,一級(含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二級、三級醫療機構基金支付比例為75%、60%、50%。城鎮居民連續參保繳費滿2年后,可分別提高到80%、65%、55%,報銷比例也不輸給美國。

  并且負擔14億人的醫療難題,還能承擔這么大比例的醫療報銷,中國醫療保障體系的付出之大,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b站有個叫的紀錄片,詳細揭露了北美醫保背后的種種怪象,北美作為西方世界唯一不提供全民醫保的國家,每年花費在醫療體系上的財政收入,卻是最高的,絕大多數都落入了醫療供應商和政客的口袋。

  根據數據公司illian dial dex的統計,2001年美國家庭的年均醫療開銷,是8414美元,到2005年,這個數字上漲到12214美元,2009年上漲到16771美元,201年,上漲到2200美元,到2016年,達到了驚人的25586美元。

  由此可見,美國醫療費用究竟昂貴到了何種地步,有經濟學家擔憂,照這樣搞下去,不用等和中國的貿易大戰,醫療保險就會先把北美政府拖垮。

  甚至不用醫療保險,美國人的短視就會把自己拖垮。

  2019年4月,就在美國政府掀起貿易戰如火如荼的時候,在美國本土竟然爆發了蕁麻疹病毒,這是極其不可思議的。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人類無法對抗的疾病有很多,伊波拉,癌癥,艾滋,阿茲海默等等,但麻疹絕對不是,早在1963年,人類就開始大規模接種麻疹疫苗,戰勝了這種強大的病毒。

  麻疹這種全球本該絕跡的病毒,居然在人類文明的燈塔美國爆發,而且還重創全球十大名校之一的UCLA,六百多名學生和教授,受到麻疹病毒污染,學校被迫停課,好多學生和白胡子老教授,直接被摁到了醫院的傳染病房里。

  華盛頓之流的開國先賢們,簡直要被氣的從墳墓里爬出來。

  現在全世界都在看美國的笑話,還打貿易戰呢,還當全球超級霸主呢,這都二十一世紀了,你們家里居然還鬧麻疹,丟人不丟人,現眼不現眼?連非洲小國都不如!

  而造成美國蕁麻疹爆發的原因是什么?竟然是美國人自己追求自由,作死導致病毒爆發。

  在1998年,醫學雜志柳葉刀刊發文章,懷疑接種麻疹疫苗,和孩子患抑郁癥有關,這篇文章的出世,直接點燃了一大批美國反智主義者的怒火。

  反智主義者們聲稱,接種疫苗是當局的陰謀,預防麻疹是假的,搞種族清洗,試圖通過特殊生物機制,控制全體人民才是真的,再加上柳葉刀的文章推波助瀾,其造成的結果,就是很大一部分反智的父母,拒絕給孩子注射疫苗。

  更離奇的是,但凡美國當局有點良心和擔當,就應該不顧這些王八蛋父母的反對,強行給孩子接種疫苗。

  然而在美國這片神奇的土地上,反智主義者也有選票,當局選擇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對這件事放任自流。

  報應最終降臨了,由于美國有大批未注射疫苗,對麻疹病毒毫無抵抗力的人,這種本應該被徹底戰勝的古老疾病,大規模爆發了。

  單是今年前三個月,麻疹病毒的發病率,就超過了過去三年的總和,毫無疑問,這是大規模爆發,是一場殘酷的災難。

  對這種現象,馬克思早就預言過,資本主義制度是對社會民眾最不負責的制度。

  我國去年也爆發過疫苗危機,當時也有許多人也和美國弱智父母一樣質疑過疫苗的作用,但我們的政府最后都進行了強制補種,并沒有因為個人追求自由,而甩開政府的公眾責任,所以說這樣的政府才是真正對民眾負責的政府,像美國那樣的遲早要被自己玩死。

  - 04 -

  請尊重中國醫生

  當前很多崇拜美國醫療的人,都說美國人道主義有多么偉大。但老實講,人文關懷,我們有五千年的底蘊!美國的人道主義才提出幾十年?

  在美國你沒錢根本別想進醫院,如果看過《絕命毒師》這部電影,你就會理解主角作為一個美國中產家庭,竟然因為看病破產,最終鋌而走險要去制毒才能付得起醫療費。

  論醫生素質,和白衣天使的道德修養,中國醫生并不差。

  “一名男子心臟驟停,已無脈搏及自主呼吸,然而醫生卻沒有放棄,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搶救,醫護人員累計為患者胸外心臟按壓約15000次,從死神的手里搶回了患者。”

  輕描淡寫間功德無量,逆天改命強改生死簿。

  “一位醫生跟腱斷裂,本該臥床休息的他綁上支具,單腳站立,做了兩場手術。”

  病人永遠是第一位的,就算再疼也要把手術完成,是醫生應盡的職責。

  為了盡快給守護臺上的患者輸血,曾有醫生將兩袋只有4度的血細胞抱在懷里。嘴里直念叨:“求求你,快點升溫,快點升溫,救命呢。”

  血細胞只有4度,但救人的心卻滾燙。

  “連續9個小時的手術,醫生的脖子已經受不了,但手中的手術卻不能停下,他果斷要求旁邊的人給他打一針封閉,堅持到手術結束。”

  拿起手術刀,就不會允許自己倒下。

  “九寨溝地震發生后,醫生們在醫院大門外的壩子頭搭起臨時手術臺,搶救傷者。忙碌一宿的醫護人員,席地而睡,短暫休息,很快又將投入新一輪的救援。”

  沖在守護群眾生命的第一線,是職責更是本能。

  “晚上突然接到手術的通知,作為父親的醫生給熟睡的女兒留下了這張紙條,隨后就直奔醫院。”

  既然選擇醫生這條路,就注定風雨兼程。

  這是一位醫生的朋友圈,她拍下腫脹的“大象腳”自嘲,卻感動了整個朋友圈……

  他們比你想得,付出的要多。

  “忙碌過后,醫生拿著盒飯站在病房外吃午餐,眼睛一直透過玻璃守著病人。”

  你斥責他冷血,可曾看到他為病人默默付出了許多許多。

  一位年紀很大的老人骨折要手術,老人坐不住,腿也疼,醫生便“抱著”老人實施麻醉,并安慰道:“別害怕,有我呢,你放心吧。”怕老人冷,還給他蓋上了被子。

  當你盛贊國外醫護關系多么和諧前,當你怒斥國內醫生技術差,沒有人情味前,不妨想想自己是否對醫生們有過耐心和包容,是否理解現實存在的差距,是否理解他們已經盡力了,看病難是因為醫療資源的有限,是否中國醫生是世界上最忙碌辛苦的群體,是否理解中國進口藥貴不是中國醫院的問題,而且西方藥企心黑…

  大家是否可以停止對中醫的批判,對中國醫生的不信任,抬起頭重新看看守護我們的白衣天使額頭的汗水,看看醫療問題背后的真實原因,而不是一味埋怨。

  要知道醫患之間本應沒有矛盾,也從來不該是對立的。共同的敵人應當是疾病,為什么這種關系開始變了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大參考 |

GMT+8, 2019-6-28 12:22 , Processed in 0.126811 second(s), 15 queries .

廣州治療白癜風醫院 廣州好的白癜風醫院 股票t0 股票配資

Powered by 大參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股票T+0開戶 南寧白癜風治療醫院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157期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