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參考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489|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卡夫卡:秩序與正義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昨天 05:5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章瑩穎案庭審第一階段告終,定經過定罪階段9次庭審,12人陪審團在6月24日僅用不到兩小時做出裁決,克里斯滕森綁架致死罪及2項對FBI虛假陳述罪名成立!

  根據美國聯邦法律,綁架致死罪量刑僅有終身監禁、死刑兩種可能性,最終量刑還要等到兩周以后。

  這幾天恰逢高考發榜,子女若是分數夠考上985名校,家長無不喜笑顏開。十年前,章瑩穎的家人想必就是這樣高興的吧。福建人家的女兒講究嬌養,江西人娶媳婦往往傾家蕩產,福建人嫁女兒也是如此,為的是讓女兒不吃人家茶飯,不受氣。

  章瑩穎讀書爭氣,本科上的中大,碩士是北大,到美國之前還曾在中科院客座學習過。這樣一個姑娘,如果不是遭遇此種慘案,以后的人生想必也會順風順水,就像很多工作優秀的高知女性一樣,過完令人羨慕的一生。
  庭審結束以后,章家父母接受媒體采訪時,泣不成聲,他們想帶回女兒,但罪犯兇殘的毀尸滅跡,尸骨無存是大概率的,恐怕這個心愿很難完成。

  2017年6月9日下午兩點,章瑩穎上了犯罪嫌疑人的車。

  當天晚上9點,章所在學校的老師報警。

  6月10日中午12點,警方正式立案。

  在有監控視頻的情況下,警方在6月12日才找到犯罪嫌疑人,但當時只是詢問。6月14日才確定帶走受害者的車輛屬于犯罪嫌疑人。

  請注意:直到6月14日伊利諾伊州中央地區法庭才獲得了可能與章瑩穎失蹤有關的車輛信息以及對該車輛的追蹤信息。

  看到這里,很多經常看美國罪案劇的人可能就一臉問號:如此簡單明了的案情,都被監控拍攝到的涉案車輛,沒有任何高科技,高水準的策劃,怎么英明神武的美國警察如此草包拖沓,以至于給了罪犯足夠的時間行兇殺人,毀尸滅跡?

  在章失蹤報案的幾小時內,當地警方僅派了一名警察前來詢問,顯然并沒當一回事。到章失蹤24小時以后,隨著華人團體的施壓和國內外媒體的關注,章瑩穎失聯才逐漸被警方和學校重視,并逐步升級為國際事件。

  即便如此,警方也好,FBI也好,還是給了罪犯太多的時間來銷毀罪證了。

  我們接著看下面的時間線:

  6月15日,警方和FBI對犯罪嫌疑人的住宅進行了搜查。后來根據在法庭上FBI提供的證據,當天鑒證人員已經在住宅內發現血跡、DNA等線索,但當時現場的證據已經讓FBI確認,章女士已經遇害了,后續的一切都是為了找到嫌疑人更多罪證和被害人的尸體。

  庭審的時候,伊利諾伊大學畢業生霍根(Emily Hogan)的證詞顯示,6月9日早些時候,她曾經被假扮成便衣警察的克里斯滕森搭訕,但最終拒絕了他,并在他開車離開后迅速向警方報告了他的可疑行徑。霍根還在臉書上記錄了她的遭遇,希望能提醒其他人。可是,這一切根本沒有引起警方的重視。

  國內網友說,假如這種事情發生在中國,估計當天犯罪嫌疑人就能被抓了,最多不超過24小時,即使章已遇害,起碼罪犯根本沒有時間毀尸滅跡。嫌疑人那么多破綻,只要早早進入住宅搜查,好好的找審訊高手來談談,一切就會很快真相大白,章的家人也就不必遭受兩年的煎熬,懷著一絲希望,反復被揉碎,這種折磨,其實是數倍放大了被害人家屬的痛苦。

  如果我們在這里罵美國警察傻逼或者不作為,其實還是冤枉了警察和FBI,最終在庭審上,陪審團對著充分的證據鏈,在不到2小時里一致裁定有罪。這說明檢方的工作做得非常到位。

  我看過太多的美國律政劇,會講故事的律師們幫各種各樣的罪犯,用各種姿勢脫罪。在美國這套法律體系里,程序是重于一切的,如果在調查中,警察像我前面說的那樣,用一些手段來取得罪證,很有可能,就會讓律師找到漏洞來替嫌疑人脫罪。

  當然,在中國,如果有一個影響力如此重大的惡性案件,百分百的死刑跑不了,審理也更簡單高效,根本不會折騰受害者家屬這么久。

  所以章瑩穎案背后其實是一個問題,中美之間法律體系的區別,為何在英美,程序看起來永遠要高于正義本身?

  這幾天我寫了一個《香港的病在根上(全)》,給我留言的人很多,有人說香港是法治社會,我是嘩眾取寵搞污蔑。

  所以我一直想說清楚,法到底是什么?為什么英美的普通法和我們的大陸法區別這么大?

  我不管教科書上是怎么說的, 以美國的老爹,英國法律建立的過程來說,就是一場王權、地方勢力和神權斗爭的歷史,誰占了上風,誰就能得到立法的權力。英國搞宗教改革,愛殺老婆的亨利八世權力欲很強,用種種手段把神權從教士手中奪回到自己手中,這樣王權就強大了,必然就會增加對其他階層的壓榨,于是英國大革命,查理一世被送上了斷頭臺。到善后工作進行,國王、貴族和資產階級排排坐,分果果,搞了個君主立憲。這也是英美法系的來源。

  在君主立憲的斗爭里,幾方勢力各有各的優勢,誰也奈何不了誰,所以,大家要求,一定要注重程序。為什么呢?因為誰都不希望對方在里面搞暗箱操作,把自己的好處給多吃多占了。

  到后來,資產階級占了領導性的上風,美國人搞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看起來好像很公平正義,其實不過是表明,權力的果子人人有份。隨著社會發展,人權成了一種武器,最后被法律利益集團給掌握了,所以在歐美的法律體系里,程序越發復雜了,最后能否彰顯正義不重要,重要的是程序,拿出來走一圈,連最蠢的12人裁判團都能聽得清楚,這就說明沒毛病了。

  法律特權階層用復雜的程序來攫取自己的利益,不信你們看看,活躍在美國政界的,到底有多少是學法律、當律師出身的?有幾個是純粹搞行政出身的?

  以美國為代表的普通法系,其實的根本原則是用看似公平,嚴謹的復雜程序,替代了結果本身,而法律的結果,本來是要維持大家公認的正義的。

  所以我們能看到辛普森當著全世界殺妻,竟然還能無罪,只不過是某些警察在收集證據的時候,程序有瑕疵。

  這件案子給公眾能帶來怎樣的認知呢?肯定是有錢真好,只要有錢,連特么殺人都可以沒事。善良一點的人開始恐懼,買入槍支來自保。

  事實上,美國警察也沒有保護民眾的義務,這個并非我在此大發厥詞誣陷美利堅。而是1981年,經過最高法院裁定的:警方的責任是保護廣義社會,而不是保護某一個具體的公民。
  2005年,在一起警方放任被保護婦女三個女兒被殺的案件里,最高法院還是做出了以下裁定:警察沒有憲法義務保護公民免受傷害,哪怕是已經獲得法院頒發保護令的婦女,警方也沒有義務去保護她。

  看上去似乎有點荒唐,但這就是真實的美國,警察只能去維護程序,公民的公平正義和人生安全,只能靠自己來保護。所以憲法給的自由,也是給罪犯的,他們有殺害某人的自由,但沒有侵害高貴的程序的自由,公民有保護自己的自由,窮點的,我勸你買槍,富人,可以請保鏢。

  所以不要動不動就迷信美劇里給你展示的警察形象,連環殺手在美國有很好的生存土壤,即便是被抓了,從程序上,真被執行死刑的,難之由難。如果按照中國人的思維,全社會廣泛關注某惡性連環殺手,最終他還能好好活著,還有全國各地的粉絲來仰慕,還能寫書賺錢,這特么的不是鼓勵犯罪嗎?

  但是在美國的法律體系里,他們要保護的是程序,這個程序是大佬們博弈的結果,程序被破壞就等于是要重新架構權力,這個后果很嚴重。受侵害的人只能通過復雜的司法體系來在程序里尋找武器予以抗爭,這就是滋生天價法律開支的土壤,而這正是法律利益集團想要的。

  說白了,一切都是生意!打著法治社會的幌子來用法律牟利,不惜侵害個體最基本的權力,真的是非常的卑鄙,而偏偏還有很多腦殘還認為好極了,這是文明!

  而在中國,從商鞅變法,秦始皇大一統以后,法律都是非常清晰的在執行一件事:維持秩序。大一統國家里,皇權至高無上,皇帝就是天子,沒有什么神神道道和地方豪強可以討價還價的。后來秦二世而亡,漢帝國建立,幾經演變,為了調和一下統治階級和老百姓的關系,儒家思想被引入到法律體系里。董仲舒所說的天人感應,把天提到了很高的位置,其實最后統治者都清楚,所謂天命不過民心,如果你搞得太出格了,就有人要出來革命,建立新秩序。

  幾千年來,從王朝時代到現代社會,民心一直成為中國法律體系最關注的一點。一旦某事,造成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不管按照法律條文來說,有多少可寬恕,可放寬的條款,一律會從重從嚴處理。

  比如說10年鬧的很兇的藥家鑫案,后來很多法學專家在那里說,這是用輿論綁架了法制,但我覺得這些專家是用歐美的腦子來考慮中國的國情。
  如果藥案里,藥家鑫沒有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而是死緩后改了無期,最后服刑若干年出來,這回造成怎樣的惡劣后果?這是在間接鼓勵交通肇事者謀殺被害人,以中國之大,人口之多,只要有很少基數的人有了這種認識,立刻就能影響到很多交通肇事受害者的生死。并不存在輿論干擾法制,從根本上,我們的法律就是為了民意和社會秩序而存在的。在這一點上,跟英美的那一套完全就是兩個方向。

  另一起被大家熱議的于歡案則恰恰相反,于歡因為母親受辱,所以用刀刺傷四名過來催債的黑社會,致使其中一人死亡。由于受到社會廣泛關注,于歡案由一審的無期徒刑改判為五年有期徒刑。
  一度在逼乎里有人熱議,甚至拿出來藥家鑫案與之對比,認為藥家鑫死得冤枉。其實我們看于歡案社會議論的焦點在于,普通人在面對黑惡勢力侵害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反抗。在于歡案件里,于歡二審被輕判,是在支持公民反抗黑惡勢力對自己的侵害。

  這幾天在熱議的是大連男子猥褻毆打婦女案,在洶涌的輿情介入以前,這種事情大概率會被警方忽視掉,算是個別的治安案件,但上升到全國人民關注,兇手很快就被抓住了,而他面對的一定是從重從嚴的處理。

  社會輿論認定有王某這樣惡劣人類的存在,對現有的良好社會秩序是一種破壞,所以這種典型被揪出來,一定要從嚴懲處,如果只是因為沒有發生惡劣后果,就被輕縱了,社會的安全感是無法被安撫的。

  如果14億人口的中國,像現在法律界公知希望的那樣,按照歐美國家的方式進行改革,那又會是怎樣的一個可怕的后果?我只知道,重流程的制度下,最能上下其手,大發其財的就是律師們,這樣吃屎GDP要增加不少,而普通老百姓就要淪為程序以外的孤魂野鬼。

  實際上,作為一個整體,規則應該是永遠大于個體自由,否則那就是自由基太多,要發生癌變。十幾年前,深圳的治安也是有名的差,但現在到處都是攝像頭,令到一些搞搶劫的,基本沒有了生存空間,我作為一個被搶過幾次手機的普通人,還是愿意放棄所謂的隱私,來保證自己生存的安全。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新春講國學:人性本善》,人所謂的向善是從基因里迸發出來的群體性,中國人幾千年的生活習慣里,社會意志一定是大于個人意愿,這不是桎梏或者是別的,而是一個社會要保持良好的秩序,必須要遵守的規則。當然,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現代社會上的人能夠擁有更多的自我個性,但不管你怎樣愛彰顯個性,首要條件依舊是不能影響到社會秩序。

  這幾年里,很流行互聯網+,創業者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了,有很多人拿項目來咨詢我,很多人只想到了自我個性和牟利手段,沒想到他自己做的事情有沒有破壞先有的秩序,我能怎么說呢?勸告完了以后,只能祝他好運。有很多人有諸多不滿,但這樣是沒有辦法的,比如你身體的自由基太多,聚集在一起,就成了癌細胞,我想正常人都不會客客氣氣的等著癌細胞發展壯大吧,切除一條路,那么你憑啥以為你的這種自由放縱,就能得到社會無限度的容忍呢?

  人窮的時候,沒那個心思經常檢查身體,人富裕了,必然會經常性的搞搞體檢,我們國家現在已經開始富裕起來,自由基們開始沒那么自由了,不要以為這是壞事,這恰恰是在保護你,收斂一點,可以防止癌變,成為正常組織不好嗎?
  在英美體系里,象征著法律的正義女神長期保留蒙目的形象。他們認為:她是裁判之神,被動的、守株待兔的、后發制人的,只是用天平衡量訴訟雙方提出的證據,哪一方的證據充分就勝訴;哪一方的證據不足就敗訴,用寶劍加以處罰。她的職責是“裁斷”而不是發現,所以眼睛應該蒙上,不會因為看見訴訟雙方而有主觀上的傾向性,也不會因為受到各種干擾而難以實現正義,就如她身后的法諺所表明的,她為實現正義應該是無所畏懼的。

  但是,蒙上眼睛的來判斷是非,是否就像伊索寓言里的盲人摸象?你真的能掌握的了手中的天平和寶劍嗎?難道受侵害的人就真的能舉出足夠的證據嗎?如果法律只能裁斷,那么法律怎樣保護到大眾永遠不需要被裁斷?如果法律沒有強烈的是非觀,那么如何能判斷正義?

  法律的意義在于維護社會的秩序,正義在秩序之中,而不是想象之中,蒙著眼睛就能決斷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大參考 |

GMT+8, 2019-6-28 12:22 , Processed in 0.180052 second(s), 16 queries .

廣州治療白癜風醫院 廣州好的白癜風醫院 股票t0 股票配資

Powered by 大參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股票T+0開戶 南寧白癜風治療醫院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157期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