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參考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1447|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彎鉤:操場埋尸和云南孫小果案:我們所居住的生存環境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昨天 08:5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文章有些長,事情很魔幻,可我想說的話,卻很多,希望大家能多些耐心。

  把文章看完。

  1

  當年法院判了一個涉黑人員死刑,十多年后,大家驚奇地發現,這人竟然還活著,他不僅活著,而且活得還非常好,身價千萬,名下資產無數,每天出入娛樂場所,香車美女,鶯鶯燕燕,人生贏家,好不快活。

  另一個是鐵骨錚錚、正義浩然的人民教師,他舉報涉黑人員在施工學生操場跑道時,涉嫌偷工減料以次充好,十多年后,大家惶恐地發現,這位人民教師居然死了,大雨之夜,他的遺體,被兇手用挖土機偷偷掩埋在操場下面16年,每天冷風凄雨,白骨不見天日,家人多年伸冤無門。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尸骸。

  這兩個極端案例,就真切地發生在我們身邊,而且并不遙遠。

  2

  1994年,身為武警學校學生的孫小果等人,伙同4名社會無業青年,在昆明環城南路強行將兩名女青年拉上車,駛至呈貢縣境內呈貢至宜良6公里處將其輪奸。

  根據入伍部隊資料顯示,孫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而出事后,法院判決書卻顯示孫小果的出生日期是1977年10月27日。

  這一字之改,讓強奸犯孫小果,搖身一變為未成年人,5名輪奸犯,其余4人分別被判刑6年、5年、5年、5年,主犯孫小果卻被判的最輕,僅為3年。

  更不可思議的是,孫小果隨后立即被取保候審保外就醫,一天大牢都沒蹲過。

  案發后,孫小果離開部隊,開始在黑社會的道路上徹底狂奔。

  據《中國法律年鑒》顯示: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孫小果強奸了16歲少女宋某;1997年6月,孫小果在娛樂城玩耍時,當著眾人面,不顧一個女青年的反抗,將其奸污;4天后,又將一名女學生帶到賓館,強行奸污;1997年7月3日凌晨,孫小果在娛樂城因為一位小姐,和他人起了沖突,對方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孫小果后,嚇得慌忙開車逃跑,孫小果開著車狂追,致使對方車輛撞在電線桿上,孫小果下車,用刀將對方砍傷。

  而這些,只是孫小果犯罪生涯上的毛毛雨,令人發指的還在后面。

  1997年11月,16歲少女張亭(化名)在昆明一家小酒吧,向男友汪某訴苦,她說:“最近孫小果以為我在外面說了他壞話,一直在找我,要打我。”

  男朋友一聽火冒三丈,說:“怕什么?我來替你擺平!”掏出電話,找張亭要來孫小果的電話號碼后,撥通,向他下了戰書。

  二人約好時間,11月6日晚,在白塔路臺灣面館一戰。

  張亭在娛樂場所工作,知道孫小果的社會背景和為人,就把自己親眼看到的和聽到的一些事,都告訴了男友,以便讓他準備得充分些,別在赴約的時候,被孫小果打個措手不及。

  汪某聽了孫小果的事跡后,立馬嚇得兩腿發抖,不敢赴約,隨后銷聲匿跡、逃之夭夭。

  孫小果如約而至,等不到汪某,一身的火氣,沒地方撒,看到走來一個男的,就沖上去,揪住對方衣領質問:“你是不是汪××?”嚇得面館里面的顧客,紛紛逃跑。

  從沒受過如此窩囊氣的孫小果,怎肯善罷甘休?開始滿城尋找汪某,尋找不到,認定這事是張亭在后面搞鬼,于是開始滿城尋找張亭。

  自己胸中的這口惡火,必須要撒出來。

  當天晚上,孫小果在某舞廳,遇到了17歲少女,張亭的表姐張苑(化名),以及張苑的女伴,17歲少女楊某。

  孫小果立即把二人扣留看押,進行“刑訊逼供”。

  張苑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孫小果卻不聽她的解釋,上去就是一陣拳打腳踢,張苑痛得趴在地上,站不起來。

  孫小果讓同伙架起張苑的雙臂,把她吊起,對著她的腹部,繼續猛擊,痛得張苑幾次昏厥,仍不解氣,孫小果開始用筷子使勁夾張苑的十指,最后還用牙簽插進張苑的指甲縫里面。

  張苑的慘叫聲,讓孫小果快感加倍,他開始拿起牙簽,一根根刺進張苑的乳房;還拿起煙頭,在張苑的手臂、腹部、敏感部位,烙下一個又一個的傷疤。

  17歲少女張苑,在花一樣的年紀里,經受著孫小果一輪又一輪的非人折磨。

  隨后,他們又把張苑、楊某二人,帶到昆明豪勝娛樂城,說這里可以找到張亭,沒找到,幾人圍著張苑又是一陣毒打。

  張苑被打得滿臉是血,癱倒在地,她想掙扎著爬起來,被一人飛起對頭狠狠一腳,張苑再次癱倒在地。

  胸中邪氣無處發泄的孫小果等人,把張苑楊某二人帶到二樓的啤酒屋里,在眾目睽睽之下,孫小果命令張苑用牙咬住大理石桌面,用肘部猛擊她的后腦勺。

  張苑的牙齒瞬間破損脫落,血沫飛濺了一桌面,然后換到另一干凈大理石桌面旁,讓張苑咬住,繼續施虐。

  張苑被打得面目全非,楊某嚇得渾身發抖,哭著哀求不要再打了,孫小果上去就是幾拳,楊某的臉頓時淤血青腫。

  此時張苑已經被毆打得昏迷不醒,他們把酒潑在她臉上,對張苑的臉上又扇了幾個耳光,張苑醒來,繼續毆打。

  打累了,他們就像拎著一只小雞一樣,把張苑拎到楊某的面前,讓二人互扇耳光,而且耳光還必須打得響亮。

  誰打得不響,誰就挨揍。

  他們坐在一旁,一邊悠閑地喝著酒,一邊看視著。

  張苑再次昏迷,他們竟然解開褲子,要用尿把張苑澆醒,可惜的是,慘遭幾個小時虐待的17歲少女張苑,早已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他們見狀,才叫兩個人開車把張苑拉到昆明延安醫院,把人一扔,揚長而去。

  1997年11月19日,警察在對張亭的調查筆錄上,是這樣寫的:

  孫小果除了這次把我姐打成重傷,他還打過很多女孩,有的我不認識。我認識的有李××、胡××、余×、廖×。其中李××(17歲)不但被打,還被他們一伙輪奸;胡××(15歲)也被他們輪奸了;余×(15歲)是被楊平強奸的;廖×(18歲)被他們打得臉都變形了。

  今年(1997 年)3月份,孫小果他們一伙的東哥,姓王,強奸了我的朋友周××,地點是在茶苑樓。也是今年3月份,孫小果一伙中一個叫李鈞的,也是在茶苑樓強奸了我和趙××。后來李鈞又強暴過我兩次。

  孫小果一伙犯下的罪行,簡直罄竹難書,我寫下這些罪行的時候,身體都在發抖。

  可令我們發抖的,還在后面。

  1998年2月18日,孫小果因強奸婦女、強制侮辱婦女、故意傷害、尋釁滋事數罪并罰,被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諷刺的是,就是這樣一個該被槍斃該吃槍子的勞改犯,幾年后卻出獄了,他開始以“李林宸”的身份,在昆明開酒吧,酒吧立馬受到“馬仔們”的力捧,成為“昆明上座最快的一個”。

  一個逃脫法律制裁的槍斃犯,不僅沒有銷聲匿跡隱沒人群低調做人,反而還打開大門做起生意,還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流光四射銳不可當,財源噼里啪啦從四方滾滾而來。

  酒吧開業一周,香港明星陳小春到場演出,一個月后,韓國歌星李玖哲到場演出。有網友在網上貼出現場照片,感嘆說,“生意火到爆”!

  2010年,孫小果以李林宸的名字,辦理了港澳通行證,還有乘坐飛機記錄,在兩岸三地,自由來往;2011年8月,以“李林宸”之名注冊了一家餐飲公司;2012年4月,還以“李林宸”之名辦理了出國護照。

  后來孫小果連掩飾都懶得掩飾了,開始以自己的真實姓名,直接行走于世,名下資產超過千萬,每天瑪莎拉蒂、勞斯萊斯換著開。

  惡貫滿盈的,成為成功人士座上賓,被眾人追捧討好,而在湖南懷化新晃一中,盡忠職守的鄧世平老師,就沒那么幸運了。

  3

  鄧世平出生于1950年,是和新中國一起成長起來的一批人,后在新晃一中負責后勤工作。

  知乎網友@葉情 說,她爺爺認識鄧世平老師,生活中“鄧老師為人老實,十分正派正經,并且剛正不阿”。

  2003年,新晃一中為學生新修一個操場,施工方為新晃一中校長黃炳松的外甥杜少平。

  在監理過程中,鄧世平發現,原80萬的工程合同,被黃炳松杜少平私自更改,并在工程還未完工時,便已支付了140多萬元的工程款。

  在驗收一堵墻時,鄧世平拒絕簽字,他找來校長黃炳松,當著杜少平的面,用水龍頭一沖,一大半墻體竟被沖垮了。

  這堵墻,學生每天在下面跑來跑去,人命關天,豆腐渣工程,鄧世平拒絕網開一面。

  杜少平很惱火,他對身邊的人恨恨地說:“鄧世平抓工程質量太厲害,要搞死他。”

  這個杜少平在新晃,做工程、開餐飲、開KTV、開客運公司,手下還有一幫“小弟”,什么來錢就搞什么,高利貸、涉黃,統統都有涉足。

  在新晃,杜少平手眼通天,跺一跺腳,大地都要抖三抖,沒人敢惹他。

  有篇文章曾對縣城關系社會有過這樣的經典描述:“一個縣域社會有幾十萬人口,但真正有權有勢的,或許只是幾百個人。這幾百個人里面大概有兩三百個科級以上干部,然后有幾十個較有影響的各行各業老板,再就是幾個有頭有臉的江湖人士。”

  必須要特別強調說明的是,新晃一中校長黃炳松的愛人彭玉香,是縣政協辦公室主任;黃炳松的堂兄弟,是縣政法委副書記;黃炳松愛人的弟弟,是縣政法委的科級干部;黃炳松的弟弟,在懷化市經委工作。

  杜少平又是黃炳松的外甥,在新晃杜少平的社會關系網,錯綜復雜,盤根交錯,甚至牢不可破。

  恰在此時,懷化市教育局接到一封匿名舉報信,反映新晃一中操場工地存在經濟貪腐問題,杜少平認定這信就是鄧世平寫的,于是憎恨進一步加深。

  2003年1月22日,這一天53歲的鄧世平出門后,就再也沒能回來。

  據本校教師姚本英回憶,那天他和鄧世平,在杜少平操場施工辦公樓二樓,三人商討完工程掃尾工作后,由于學校放假,他就和鄧世平在樓上下起了象棋。

  這時,一個羅姓民工在樓下大喊姚本英,意欲想法把他支走。

  二人一起來到學校高中部教師過道門口,姚本英說羅姓民工,到底什么事?羅姓民工說,工程要結束了,杜老板(杜少平)想心意一下,送他一些柑子給他,但要姚本英自己本人到市場去選購。

  姚本英覺得麻煩不想去,轉身要回二樓辦公室,被羅姓民工拼命設法擋住。

  這時杜少平走了出來,也攔住了要上樓的姚本英,說:“下班時間快到了,你快回家吃飯去吧。”

  姚本英問:“鄧世平呢?”杜少平說:“他還在樓上烤火呢。”姚本英聽了沒有多想,就轉身離開了。

  從此,鄧世平這個人,就徹底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奇怪而反常的是,這天深夜,新晃下起了冰冷的冬雨,停工一個多月的操場跑道,突然推土機轟鳴。

  在黑暗中,推土機瘋狂地推了二十多分鐘的土,第二天一早,校長黃炳松還親自到操場上,指揮推土機推土填坑。

  丈夫一夜未歸,鄧世平的妻子第二天(也就是1月23日),來到學校尋人。

  校長黃炳松以學校1月22日就已經放假了為由,說鄧世平人不見了,和學校無關,最后還謊稱說,已經幫他們報案尋人了。

  鄧世平家人焦急地等待了兩天,沒有任何消息,1月25日來到派出所詢問進展情況,這時才發現,學校根本沒有報案。

  鄧世平家人通過走訪和自己的實地調查,結合種種反常現象,堅信鄧世平的失蹤,和杜少平脫不了關系,可同時他們也發現,尋找鄧世平遠比想象中的更加困難。

  他們報案,鄧世平只是按失蹤人口來被處理,只備案,不立案,也不啟動任何調查程序,家屬找到新晃縣政法委反映,縣政法委書記說:“鄧世平的失蹤是離家出走,你們家屬要負主要責任。”

  一個大活人突然好好地就不見了,不立案不調查就算了,聽他們的口氣,如果家屬再不識相,還要一口死咬著苦苦尋人的話,就把你們先抓起來治罪。

  尋找鄧世平,困難重重。

  鄧世平的兒子鄧藍冰說,家人推測父親的尸體,可能就被掩埋在學校操場下面。

  2003年3月,他們將自己的調查、推理情況,向湖南省公安廳反應,省公安廳將案件下放給懷化市公安局,市公安局安排新晃籍民警鄧警官負責此案。

  鄧警官在現場墻上采取到了血樣,準備跟鄧世平父母的血液做DNA鑒定,結果第二天鄧警官就回懷化了,從此此事再也沒了下文。

  2003年5月,鄧世平家人找到縣檢察院,一名檢察官看他們上下奔波,于心不忍,說了這樣的話:“不是我們不幫你,黃炳松在新晃交際非常廣,與許多官員關系都非常好,你在新晃找不到證據。”

  此時外界也開始謠言四起,說鄧世平人不見了,其實是攜款外逃,黃炳松甚至還放出話來,說有人在廣州深圳看見了鄧世平。

  也是這個時間段,黃炳松為女兒花費百萬在深圳,購置了一套房產。幾年后退休,到了深圳頤養天年。

  杜少平呢?他又在做什么?

  據《新京報》和《極晝工作室》綜合報道:

  2006年,在杜少平KTV唱歌的曹女士,跳槽去了縣里另一家KTV,帶走不少客流,一天夜里下班,曹女士在路上被一男子臉潑硫酸,造成大面積疤痕。

  男子逃走后,現場遺落一部手機,后經證實這部手機為杜少平所有。警方詢問,杜少平說手機是他借給男子使用的。男子被判刑,杜少平安然無恙。

  2007年,張玉和獲得了新晃縣唯一一家出租車公司經營權,成為三名股東之一,2013年合同到期,需要30萬元資金續簽。

  通過朋友介紹,張玉和認識了杜少平,杜少平借了8萬塊錢給他應急,沒提利息一事。當時張玉和承諾,半年后可以還錢。

  剛滿一個月,杜少平的“馬仔”就來上門收取當月利息8000元,張玉和才知,自己借的是“利滾利”高利貸。

  張玉和的公司,正處于政府招標階段,前前后后支出了很多元,此時沒錢還杜少平,他們就把張玉和丟到河里泡冷水,還威脅他的孩子。

  最后張玉和無奈把公司股份轉讓給杜少平,他們才善罷甘休。

  2013年,吳英水要承包溫泉項目,找杜少平借了三萬元現金,農歷十月份的一天,杜少平和幾個小弟,把吳英水抓到酒店關了起來,整整折磨了近20個小時。

  兩個月后,杜少平對吳英水的腿上捅了兩刀。吳英水沒敢報警,只是去醫院簡單包扎一下,也沒做傷口鑒定。

  他說,“怕報警后更吃虧”,因為在新晃,杜少平有很多“熟人”。

  楊志平是杜少平工程上的合作伙伴,二人發生了矛盾,楊志平在杜少平的脖子上揚了一拳,杜少平憤怒了,罵道:“草你媽的,老子要殺了你!”并說,“楊志平,你信不信老子不用五十萬,就可以買你人頭。”

  最后還說,“老子殺死一個人,都是連證據都沒有的。”

  這些事,只是他這么多年的幾個簡單縮影。

  無法無天的杜少平,在新晃囂張慣了,他想橫著走,就橫著走,想豎著走,就豎著走,想躺著走,還有好多人爭著幫忙抬著。

  而鄧世平的老婆和孩子呢?為了怕被打擊和報復,只能搬離新晃縣城,孤苦伶仃地來到懷化生活,兩個孩子也改了名字。

  鄧世平的弟弟鄧晃平回憶說:“當時搬家的時候,只覺得鄧世平的遺體,這輩子可能都再也找不到了。”所有的人,都滿心凄涼。

  鄧世平的兒子鄧藍冰,在讀大學期間,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后,卻異常糾結,寢室好友@嘚嘚以嘚以嘚嘚 鼓勵他,碰到喜歡的女孩,就要大膽追求,并還為他出謀劃策,希望他可以贏得女孩芳心。

  思考再三,鄧藍冰還是放棄了,他說:“我還有未完成的事(指尋找父親遺體),現在兒女私情還不適合我。”

  現在想一想,還是無法抑制住內心的悲傷:正義人的子孫,到最后,在這個世上,是連愛情都不配擁有的。

  而杜少平呢?這些年,已經前后換了4任老婆。

  真是諷刺至極。

  2019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巡視組進駐新晃縣,杜世平犯罪團伙因為一起高利貸案件被抓,其中一個犯罪份子為了立功贖罪,才主動交待鄧世平被害尸體被掩埋在哪。

  6月20日,失蹤16年的鄧世平白骨在操場上被挖掘出來,白骨上面壓了幾塊七八百斤重的大石塊,6月23日,DNA鑒定結果出來,確定為失蹤16年的教師鄧世平。

  16年,在暗無天日的操場下,鄧世平老師的白骨,終于重見天日。

  也是在這同一天,有記者聯系上了退休后在深圳女兒家養老的校長黃炳松,他承認自己當初把操場承包給外甥杜少平是失責行為。

  但對于鄧世平被害一事,概不知情,他還說,自己沒有受到監視和控制,現在還在菜市場買菜,人自由的很。

  新聞一經曝出,兩者鮮明對比,引起軒然大波。

  黃炳松出生于1945年,今年已經74歲,新晃本地人@本道 說,黃炳松也曾是她爸爸的校長,據說黃炳松現在患有癌癥,法律懲罰什么的對他來說,無法讓他懼怕。

  監獄坐牢,只是換一個地方治病和養老。

  最主要的是,多年前他動用私權,為女兒在深圳購買的房產,現在已經升值到了幾千萬了,子孫后代,一躍成為人上人;而鄧世平的兒子鄧藍冰的微博,卻被清理一空,只留下“悲痛”二字。
  修橋補路雙瞎眼,殺人放火子孫全。

  鮮明、刺痛,而亮眼。

  讓人欣慰的是,23日晚,還在菜市場自由買菜的黃炳松,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24日懷化市紀委監委已對黃炳松采取留置措施。

  也算是大快人心,天網恢恢,終究還是疏而不漏;惡人囂張,終有滅亡之時。

  說實話,如果這篇文章,用“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些雞湯來收尾,真不是我本意。

  如果文章寫成這樣,我寧愿不動筆,沒有這篇文章的誕生。

  下面的話,才是我要說的重點。

  4

  鄧世平老師的尸體被挖掘出來后,許多網友在網上轉發這樣一句話,“正義從來不會缺席,只會遲到”。

  這句話,出自美國大法官休尼特之口,可是深究原文其義后,我們會發現,“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它的本意是“遲到的正義,已非正義”!

  16年中,杜少平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要財得財,要勢得勢,妻子老婆隨變換;黃炳松,享受著深圳的新鮮空氣,拿著國家高額退休工資,唱著青春無悔,享受著國家各種醫保和補貼;而鄧世平呢?白骨掩埋操場16年,不見天日,還被污蔑為攜款外逃;妻子和孩子,如螻蟻一般,茍且偷生于世,被迫遷家避禍,兒子面對心儀的女孩,想著自己的處境,連追求的資格都沒有。

  這叫正義嗎?這不叫正義。

  這叫憋屈、心涼、悲傷、憤怒、無助。這叫握起拳頭無處打,這叫有淚無處流。

  事情出來后,我們看到網上一些新晃本地人的朋友圈截圖。
  大家看到沒?這條朋友圈,不是吃驚,只是在驚嘆,“天,這事居然被翻出來了”?!

  說明什么?

  說明鄧世平被掩埋操場16年,并不是什么秘密。

  新晃人@本道 說,那時“我還小,當年我親戚也是老師,去新晃一中打球,就有老師告訴他,這個操場下面埋著人。我有些朋友在新晃一中讀書,他們父母就告誡他們,除了體育課,不要去操場上玩。”

  這說明“鄧世平的遺體,可能就埋在操場下面,已經人盡皆知了。”

  可是新晃,卻沒有一個人去查,這才是事情的最恐怖之處。

  16年,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相關部門,去翻開操場下面,看一看到底有沒有鄧世平老師的遺體。

  如果這次不是巡視組進駐新晃縣,還真不知道鄧世平的案件,什么時候才可能得以沉冤昭雪。

  就像孫小果,一個早該被槍斃的死刑犯,如果不是中央巡視組,說不定現在孫小果,還在酒吧里面,和別人觥籌交錯、左擁右抱、傳杯弄盞。

  正義浩然的,死無葬身之地;尋私枉法的,家門昌興。

  這說明什么?

  說明地方基層腐敗,已經到了觸目驚心、刻不容緩的時刻,已經到了沒有外力介入,就無法徹底清查的地步。

  腐敗像鐵板一塊,水潑不進,針扎不進。

  2002年,膽子很大、敢為眾多教師說話的“刺頭教師”李尚平,在網上舉報了財政局克扣30多所學校635名教師工資的事后,在回家離家300米的地方,被人槍殺。

  當時李尚平的嘴右下角到后腦,有個很大的洞,四指那么寬,漏斗那么大,半邊臉都蹋下去了,全身鮮血淋淋,樣子慘不忍睹。

  明眼一看就是槍傷,卻被認定為一起普通交通事故。

  李尚平的一個外地高中同學,是名警察,他看了后說,這不是交通事故,堅決要求法醫重新鑒定,結果證明李尚平確實為槍殺。

  此時已經19個小時過去了,李尚平被槍殺一案,才被立案偵查。

  詭異的是,案發第三天,才在案發現場找到一把自制的火藥槍,更詭異的是,李尚平死時,身上攜帶的手機出現在廣州,并且還在使用中。

  家人提供這一線索,說打這個手機,就能找到殺人兇手,立案部門吼道,“我們就是專門干這一行的,難道不比你懂嗎?”

  李家人把種種詭異跡象,逐層向各級機關反映,不是被敷衍,就是遭謾罵,后來電臺記者來采訪,最終節目也是被取消播出。

  現在已經17年過去了,李尚平的案件,依舊沒能水落石出。

  固若金湯的基層腐敗,已經到了何種地步,大家應該心知肚明了。

  我也不再細說。

  接著鄧世平老師的案子繼續說。

  操場埋尸案曝光出來后,官媒央媒,也都迅速紛紛做了跟進追蹤和報道。
  有網友評論說,“看央媒在跟進,我就放心了。”

  另一個網友的評論,卻令人發醒,“為什么上了央媒,才叫讓人放心?”
  看到這條評論,我當時就沉默了,因為這一追問,直接擊痛了大眾心靈。

  操場埋尸案,為什么明明只要稍微一用力,就可以捅破的窗戶紙,卻至始至終無法被捅破?

  并且還困難重重,千死萬難?

  有網友說,你認為的歲月靜好,只是因為你還沒有碰到事,一旦碰上事,你會發現,你其實不是歲月靜好基因,你是社會危險份子,你是被監控和整改對象。

  電瓶車被偷,除了自認倒霉外,渴望找回的幾率幾乎為零。

  沒有外力介入,你想好好活著,要么沉默,要么被沉默。

  此次如果沒有全國打黑除惡行動,孫小果杜少平等人,肯定還沒有伏法,嚴峻的問題是,在中國,還有多少個孫小果杜少平,正在逍遙法外?還有多少個孫小果杜少平這樣的利益集團在存在?

  畢竟他們多存在一天,就是對廣大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和財產,多一天的潛在危險和威脅。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起風了,縮頭做人,風停了,出山稱王,繼續作惡。

  這是很多地方的頑疾現象。

  在央視網新聞的評論下面,有一條評論“三年掃黑除惡時間太短,應該常態化”,被大家點贊57975次。

  現在點贊次數,還在噌噌地往上升,這應該才是廣大人民群眾,最真實最迫切的呼聲吧。
  中央巡視組來了,老百姓的日子好過了,巡視組走了,“惡霸”出山,老百姓該怎么辦?難道還要夾著尾巴,像以前那樣做人嗎?

  真心希望打黑除惡,可以持續高壓化、常態化,讓杜少平孫小果這樣的惡人,徹底沒了可以生存寄生的土壤和空間,還我們這些普通平凡守法的老百姓生存環境一片凈明。

  殺人放火的,潑天富貴,遵紀守法的,家破人亡,徹底扭轉這一局面,讓我們老百姓生存居住的環境,可持續地清明化,這才是我們最迫切最期望看到的。

  最后,愿大家個個都能和泰康安,沒有冤屈,都敢挺起腰板做人。衷心祝福,我熱愛的祖國,越來越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大參考 |

GMT+8, 2019-6-28 12:23 , Processed in 0.141533 second(s), 16 queries .

廣州治療白癜風醫院 廣州好的白癜風醫院 股票t0 股票配資

Powered by 大參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股票T+0開戶 南寧白癜風治療醫院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157期p3试机号